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NLP专业教练

NLP专业教练 人生旅途上,也是一场一场的竞赛,如果像运动员一样,也有一位教练陪...

首页   >   催眠  >   催眠发展创新  >    内容

集体催眠体验记

作者:罗坚梅|文章出处:杭州日报|更新时间:2008-05-24


  周遭的喧嚣逐渐被抽离
  耳边静寂得只剩下催眠师的声音
  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羽毛般轻盈
  轻得似乎不再属于自己
  心里却分明是越来越澄澈清晰
  如同本我跳出了体外
  冷静地剖析着另一个自己
  头脑属于自己身体属于他人

  城周记者 罗坚梅
  12日下午,2点至5点。
  杭州日报二楼钱江厅。

  我们和近20位读者,一起亲身体验了集体催眠。

  这次活动由杭州日报《城市周刊》主办,并特邀了美国催眠师学会(NGH)授证催眠治疗师、杭州灵栖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陆建华,为大家做集体催眠。

  好些受试者结束催眠体验后,不无惊讶地表示:“我的头脑很清醒,外界发生什么都知道,但身体却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

  记者也是如此。据事后了解,最后一次被催眠的时间也就十来分钟,但在记者感觉中却无比漫长,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时间似乎被拉升了似的,就像在一本15分钟的纪录短片里浓缩了前尘往事。有那么一刹那,我听到自己的上下牙齿“磕”地一声,当时突然有点迷惘——是我吗?我在做什么呢?然后又继续沉迷到通体舒泰的感觉中去了。想起某句广告词,“赴一趟心灵之旅”,差不多就是那种神游的感觉吧。

  潜意识,是埋藏在海面下的冰山

  催眠是什么?是像舞台表演上那样,把人的意识控制住,让他干啥就干啥?还是像电视剧《沉睡森林》中,把一个人的童年记忆抹掉,移植入另一个人的记忆?参加集体催眠的读者,对催眠不无神秘和向往。而给大家催眠的陆建华主任,一开始就打破了催眠的神话。他说,他不是巫师,而仅仅是一个心理治疗师。不是他给大家催眠,而是大家配合他,按照他的引导,自己给自己催眠。

  是的,有的读者其实在来之前就已经被催眠了。譬如为爱所伤者,是他爱的那个人给他进行了催眠,让他久久不能从中走出。在潜意识里,他是享受着那种催眠,而不愿清醒。

  其实,许多的不经意、不小心,都是潜意识的表现,弗洛伊德以冰山来比喻人的心灵,认为意识只是海平面上的冰山一角,埋藏在海面下更大体积的冰山则是潜意识,也就是说人的言谈行为,许多是潜意识的主动运作结果,并且几乎不为人所觉察到。

  打个比方,每个人的潜意识,就像是地球一层层的地质,每一层地质都有它形成的时间与原因,我们的潜意识也来自于我们生命经验的点点滴滴,例如在成长经验中遭遇过人际上的挫败痛苦,这根刺就常会不经意提醒主人要跟人群保持距离。人际关系上的伤痛,一旦沉淀到潜意识这个生命地质中,便无形地产生对人的不信任感,久而久之,经年累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如此害羞、内向的人。而这正是潜意识的作用。

  可能有人会觉得潜意识似乎是无法掌控、驾驭的,但是对待潜意识的方法,本来就不该是驾驭、掌控,因为潜意识就是自己内在真实的声音,对待自我内在的方法,应该是真诚地去倾听它、面对它、了解它。而催眠,就是在你愿意打开心扉的时刻,帮你打开心灵之窗。

  催眠离我们每个人都很近,无处不在,但它绝不是无所不能的

  催眠状态,是一种清醒的放松状态。听了这话,大家都很放心,哈,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身不由己地作出一些过分的动作,说出自己不想让人知道的话。

  伴随着催眠音乐,陆建华主任让大家做敏感性测试。闭上眼睛,平伸双手,左手手心朝下,右手手心朝上。想象左手上放了一本很沉的字典,右手上绑了很轻的气球。倒数完十,睁开双眼,惊异地发现不少人左手放得很低,而右手举得很高。陆建华解释,这样子的人感受性比较强,容易按照催眠师的指令行动。而像我这种两手都酸得很,好早就放下的人,感受性较低。听了这话,不免有些沮丧。

  原来,催眠是通过一套有效引导与暗示的方法,引领被催眠者放松,使其脑波频率来到阿尔法(α)波(每秒8-12Hz)或系塔(θ)波(每秒4-7Hz)的范围。平常当我们心情平和轻松,或是刚睡醒时,所处的正是阿尔法(α)波状态;当我们处于较浅的睡眠状态,或是静坐、禅定、进入气功状态时,我们的脑波便是处于系塔(θ)波。因此,人在催眠中,自然会感到一种清醒的放松。

  由于大家都是初次体验,催眠师教给大家一些简单的催眠方法。调理呼吸,闭上眼睛,听着催眠师的指令,几次简单的自我催眠训练后,感觉一点点进入了状态。扫视一下其他人,果然一个个跟我似的,情绪越来越松弛了。倒是有点像做瑜伽的感觉,神采变得容光焕发。

  催眠过程中,体重的压力竟然消失了

  经过了两个半小时的训练,大家互相熟悉,也开始探讨起来。有失眠的,有背疼的,有记忆力下降,还有情感受创伤的。陆建华主任把最后的时间,留给大家做一次集体催眠。

  闭上眼睛,选一个舒服的姿势,听着催眠师的指令,我们想象着一股暖流从头顶流下,慢慢地经过五脏六腑,向全身分流而去。催眠过程中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令我感到诧异的是,催眠的过程并不像原先想象的那样让人昏昏欲睡。相反,头脑意识一直都非常清醒,只是身体彻底地进入了一种深度放松的状态,肩部的酸疼在那个时间段竟然真的感觉不到了。奇怪的是,随着催眠师最后让大家醒来的指令,一下子就似从时空隧道中返回似的。那些车子的嘈杂声、肩膀的酸痛感,又慢慢地感受到了。还有几个人嘀咕着,真想继续睡下去呀……

  陆建华解释说,由于这次是集体催眠,不可能做得太深入,所以让大家浅尝辄止。这倒不禁让人好奇,不知道个别做催眠治疗,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