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NLP专业教练

NLP专业教练 人生旅途上,也是一场一场的竞赛,如果像运动员一样,也有一位教练陪...

首页   >   催眠  >   催眠分享  >    内容

卉子的催眠培训课程心得报名

作者:卉子|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09-01-15

  令人惊叹的心灵之旅

  从唐喜明老师的催眠课程回来,我一直在思考,该如何来写课程心得。四天的课程,我一直处在不断的发现、惊叹和感悟之中,而语言是如此的苍白,以至于许多细腻的感触都难以表述。

  这是一段非常值得记录的心灵之旅。在我三十几年的生命中,充满了种种戏剧性的安排,经历了诸多的不可思议。四年前,我接触到了佛法的广大智慧,佛法的学习和实践使我能够以较为平常的心来对待不可思议的事。尽管如此,催眠的学习仍然使我非常惊叹,真是没有想到,那些从未修习过心地法门的人,仅仅通过适当的语言引导,就可以如此容易地深入心灵圣地,乃至解决许多问题; 还有在催眠的练习中那些强大的感应现象…… 这些,我原以为只有在修行人之间才会如此强烈,没想到,通过催眠这种特殊的技术,这些现象变得如此平常。

  记得一位出家人曾说:每一个众生都是修行者,无论他知道与不知道。我想:不仅如此,每一个众生也都是说法者,无论他觉与不觉。众生本是普遍联系在一起的,拥有同样的宝藏。而周围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帮助我们发现真理。当我今世有幸地在如虚空一般广大的智慧海洋中汲取到点滴甘露时,才发现我过去的所有经历、爱好,以及种种顺与不顺的境遇,都是大道慈悲的示现,都是智慧成就的强大助缘。有幸能学习催眠术这样的方便智慧,冥冥中也有它微妙的因缘。

  善愿与善缘

  心灵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不断地在我的生命中示现著奇迹。心灵主导著苦乐的觉受,它一念造就著天堂,一念可成就地狱,一念可颠倒法界,一念可成就无上解脱。它精微如丝、公正不苟。

  我渴望所有的人都能够得到终极的智慧和解脱。而世间财富的布施终究只能予人暂时的便利,唯有心地法门真能拔苦。我相信,通过把握心念,我们可以化解自己和他人的烦恼执著,从而减少众生集体潜意识中的垃圾,使每一个个体都能感得更加美好的生活,甚至彻底的解脱。所以,我对一切心地法门都有浓厚的兴趣。

  种什么样的因,就会有什么样的缘。在这些愿望的引导下,我读到了廖阅鹏老师的文章,真是如沐春风。我立刻感到,催眠是一把能够斩除烦恼、觉悟心性的利器,而廖阅鹏老师的传承将是我的选择。因为,利器只有执持在高尚的人手中,才能护佑众生。廖阅鹏老师是这样的人。

  无为而无所不为的老师

  唐喜明老师是廖阅鹏老师的弟子。从他走入课堂的第一瞬间,他就开始示现廖氏传承的精髓了。

  我一直在观察唐老师的举手投足:他有著非常清净柔和的磁场,与许多别的管理课程讲师不同,他既没有展示出天花乱坠的辩才,也没有特别去显露博学多闻,甚至没有刻意的师道尊严。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都如此淡然,既没有负面的情绪与执见,也没有超乎中庸的喜乐。他始终保持著无为而不失敏锐,放松而不失专注的风格。他的话不多,但他清净的磁场和充满画质的语言诱导具有相当大的力量。

  课堂上,在他的引导下,学员们自问、自答、自发地进行有效的学习与分享。我真的不记得,他在课堂上有过哪些精辟深遂的言词,或是印象深刻的见地,但有趣的是:所有学员的问题,最终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而且收获丰富超乎所料。瞧,老天其实早已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只要不去干扰它就好了!

  除此之外,同样令我深受触动的是,有一堂课,老师要求学员之间互相对骂,骂得越下作越难听越好。这真的把我难住了,我可以放下私欲去从事高尚的事业,但却无法放下对善的执著,去扮演一个恶知识的角色。而唐喜明老师这个文雅淡定的纤纤君子,竟然能够在一群敬爱他的学员面前,毫无障碍地使用世间最难听的语言来"骂"学员,真令我目瞪口呆!

  在佛经中,有一个大恶人叫提婆达多,他迫害佛陀,离间僧众,杀父杀母,毁谤大乘……种种恶行,难可尽陈,以致死后堕入无间地狱。而在佛陀涅磐前,告诉大众,这个恶名远扬的提婆达多在过去世就是成就释迦牟尼的大菩萨,为了使释迦牟尼不退转,他生生世世变成恶知识来与佛作对,如果不是提婆达多的帮助,释迦牟尼还无法这么快成佛哩。

  做善知识难,做恶知识更难。当我还在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的世界选择善法,而唐老师已经开始超越分别心,进入无为而无所不为的智慧大门了。

  无为而无所不为,廖氏传承的无上心法,使我体悟良多,是我此行最大感受之一。

  法无定法

  这一期的新学员不多,十多名当中而吃素的学员,包括我在内就有4个。助教王一老师说这样的情况不多见。缘分真是不可思议。对于催眠,学员们都各自抱有不同的理解和预期,也有著不同的悟性和目标。通过四天的学习,几乎每一位学员都掌握了常用的引导、深化、治疗与唤醒的技巧,同时通过大量的练习和共修,获得了深厚的信心。

  一接触催眠技巧的学习,我发现以前自己积累的禅修、观想、瑜伽、乃至太极方面的知识和体证真是大有助益,它们之间有很多共通之处,这使我能够在催眠的练习中敢于发挥想象力,运用多种技巧,并且取得十分不错的效果。比如,我的搭档是一位虔诚的佛子,主要修习《地藏菩萨本愿经》。他心地开阔而淳朴,图形观想能力很强,对大自然的大山大水有良好的感觉。所以在对他的催眠中,我应用了大量的佛教元素,例如1)在引导和深化时,我总是请他坐在湖光山色之间。2)无论他去哪里,一定有莲花承足。3)在时光回溯中,我从没有应用过三道门或楼梯电梯之类的经典方法,而是在地藏菩萨的手中,或是湖面燃起巨大的光环作时空引导。4)在治疗他心中"愧对过去伤害过的众生"的歉疚时,我召唤他十方三世累劫以来的一切冤家债主,共同在佛陀前受度。并在佛陀的广大加持下,这样充满虚空的众生全部化成32相金色庄严之身,各自脚踏莲花回十方世界化度众生。在他的冤家债主群集而来时,我仿佛真的感到耳边有寒流袭来,浑身汗毛树起。同时感应到他的恐惧,所以立即输入指令请佛陀放光护佑。 5)在能量补充时,我召唤千佛灌顶,福慧大开。或是召唤大吉祥天女捧来天地精华酿成的甘露。当他受灌顶之时,我真的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震颤,似乎他身上真的有一股能量向我迎面扑来,使在一边的我也宛如脱胎换骨,舒服无比……我感觉我这个催眠者,同时也在被催眠著。我的搭档激发了我很多灵感,如果不是时间太短,我真想带他去神游净土,或是在广大的华藏世界里穿行,或是追随善财童子一起参访五十三位善知识……真想把我所有在佛经中读到的宏大场景与微妙法门全部用这种奇妙的沟通方式输送到他的心中去。

  那种交道感应是如此的强烈,灵感总是自然涌现,我时常觉得并不是我在催眠他,而是在广大的法界,或是高等的潜意识界,早已安排好了所有的脚本,我只是一个道具,一个传声筒……

  在我眼中,催眠不仅是一门心理治疗的技术,也是佛法八万四千法门之一,是调伏术,是善方便。它的技巧方法无量无边,任何建立在施术者和受术者之间的有效沟通都是催眠。如果广义地来定义催眠,那么这个世界无一不是催眠现象。

  在思考技巧如何运用时,《妙法莲华经》的内容时不时在我脑海中浮现。《妙法莲华经》是一部不可思议的佛经,被誉为经中之王。这部经用种种故事精妙地开演了如何调伏众生心念的方便智慧,是无上甚深的降灵之法。菩萨通过各种名称、形相、方便来引导、调伏众生的起心动念,使之趋向解脱。调伏心灵是极为精微的艺术,在催眠术上大可应用。我们通过把握受术者的需求,示现不同的语言、音声、形象等有为之物,在觉与不觉之中,引导受术者在潜意识里去除杂草,并种植有益的种子。通过对心念的改变,使他感得更有品质的外部境界。而对于技巧本身,并没有一定的规则,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催眠的工具。比如:一面国旗可以唤起士兵的士气,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一种催眠。而一块床单却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尽管看起来国旗和床单无非都是一块布。我们所修习的种种技术本身就好比是这块布,到了有智慧的施术者手里,无分别的布就变成了扭转心性的利器。

  基于以上的思考,我定义一个好的催眠师,应该具备三个条件:1.他能细腻的体察受术者的欲望、悟性、喜好和真实需要,以对症施药。2、他具足多闻和想象力,不拘于传统的教法,可以借助一切语言音声、有形无形的事物,来生成对治的法药。3.他自己的内心清净无染,而愿行是利他的。

  这些思考使我的目标变得清晰起来,我希望自己能够把佛法的修习与催眠术的学习统一起来,以神圣的心来认真和慎重地对待每一个个案,以及催眠过程中的每一个心念,每一个引导……

  虔诚的专注

  在自我催眠的教学中,老师说催眠与禅坐的不同之一,就是催眠达到放松和专注后,会有输入指令的过程,而禅修则只限于入静和专注,没有输入指令的环节。

  这使我产生很多思考,因为在佛法的修习中,我时常有这样一种经验,就是虔诚的发愿会引来不可思议的感应。如果用催眠的语言来说,那就是有效地输入了指令,接通了潜意识,使心想事成。而在输入指令的过程中,并没有要求一定要进入"放松状态"。

  在宗教的发愿或祈祷中,虽然没有"放松"的要求,但"虔诚"始终是个重大要素。如果在输入指令时,能够生起极大的虔诚,那么所有的愿望就会凝聚成金刚钻一般,刹那突破潜意识界中的种种阻碍,产生非常大的效力。值得一提的是,虔诚可以使人更加专注,而"放松的专注"与"虔诚的专注"质量是有所不同的。

  所以,我倾向于认为,"放松"作为催眠术的核心,有助于与个案产生有效沟通,并实施治疗。而在输入暗示性的指令时,放松并非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如果在自我催眠甚至对个案实施催眠时,能够运用一点"虔诚"的力量,那么会加强指令的有效性。这就是为什么,禅坐中没有自我输入指令的环节,因为输入指令的过程可以在任何时候实施。在佛法的修行中,特别注重连续输入指令所产生的"相续"力量。正如《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中对行愿的描述:"……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在晚上自我催眠的练习中,我增加了"合掌"这个姿势来配合指令的输入。因为合掌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有利于生起虔诚的姿势。如佛经中说:仅仅合掌,就可以得到功德。这个试验得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在当晚的梦境中,合掌时输入的四个指令中的三个都得到了反应,而且梦中的我,还在梦里想起了其中一个指令。说明指令已经有效地进入了潜意识。

  危险的双刃剑

  在课堂上,老师多次强调,催眠师必须非常精准地下达指令,不当的指令会给个案带来危险。

  在催眠技术的学习过程中,我发现催眠术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大众进入催眠的状态比我想象的要容易许多。一方面,我为能够接触到这样有用的技术而欣喜,另一方面,我为催眠术的广泛传播而忧心。"正人用邪法,其法亦正; 邪人用正法,其法亦邪",我们可以通过培训来传授催眠的技术,可怎样才能传播一颗正直的心呢?这也许是一个长期的课题:怎样在培训中,把未来的催眠师催眠成一个正信正念的人?

  当众生敞开心田时,种植什么样的种子就掌握在催眠师手中,一念善一念恶皆在掌握。因果是非常真实不虚的事情,只为受术者种植有益的种子,应该是催眠师基本信念。但一些催眠师对于因果和危险缺乏足够的认识,往往会因疏忽给个案带来伤害。怎样能加深学员对潜意识力量的认识?怎样树立责任心?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在仙岛之旅的练习中,有一个学员在催眠中把自己"变成了老鹰",当他感到有点饿时,扮演催眠师的学员就引导他进入了吃鱼的境界。这时催眠师告诉他:慢慢吃,多吃点。然后就甩下"老鹰"不管了。一直到所有的小组都完成练习回到了座位上,"老鹰"还在一边吃鱼呢。那个场景有极强的喜剧效果,当助教去提醒催眠师去管管老鹰,别吃撑了,催眠师听了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老鹰因为贪吃而没有去成仙岛,这件事成了那天众所周知的笑话。

  没想到的是,那个"老鹰"在催眠状态中吃了大量鱼后,晚上竟然连饭也吃不下了,而且夜里胃痛起来找胃药吃。这对所有的学员都是一次催眠危险性的教育,我也感到印象深刻。我想,幸好老鹰只是在中度催眠中,如果要是进入了深度催眠,而唤醒时没有下达"你回复原形,不再是老鹰"这样的指令,会不会对受术者将来的人格造成影响,使他常常觉得自己是鹰?

  我想这样的案例值得引起更多学员的重视。

  一次有效的治疗

  在催眠课程中,无论是老师的集体催眠,还是同学间的课堂练习,都有很多值得记录的个案。令我印象深刻的是,10多名学员中,近半学员都成功地回溯了前世。可惜我始终无法在年龄回溯中进入状态,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的图象观想能力不好,一方面或许是因为佛法的修习总是使我在不自觉地排除外界对心灵的干扰,所以催眠师的指令无法有效影响我。有几次,老师把我们引导到清净的状态时,我的心中就会自然生起绵绵的佛号,吸引了我所有的专注。

  所幸的是,我的搭档是个极好的受术者,我们的配合非常默契,有很多印象深刻、值得记录的个案。这些色彩丰富的催眠经历,给我们的身心带来十分可观的正面影响。

  在课程的最后一天,我的搭档提出,希望在课外对他做一次催眠治疗。没想到这次治疗,成了整个催眠之旅最难忘的记忆。我感谢慈悲的法界用这种深刻的方式向我和他做了一次生动的因果教育,在征得他的同意后,我希望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分享:

  我的搭档告诉我,他童年时总是一个人被父母反锁在阁楼里,这些孤独和恐惧的记忆给他后天的心理带来了严重的阴影,使他总是缺乏安全感。在先前的几天课程中,他甚至害怕接受年龄回溯,因为害怕回到那段记忆。但在离开深圳之前,他决定去面对它。

  当我引导他回溯到影响重大的记忆时,他回到了3岁的时光。他躺在床上睡觉,而父母把他反锁在屋里出去了。通过对话,我了解到他当时的感受:孤独害怕,希望父母陪伴。所以我试图召唤他的母亲回家来陪他,并引导他们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但是接连两次引导都没起到效果:每次他母亲回来,都只是拍著他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然后就转身又出门去了。我的搭档伤心地说,没有用的,他的母亲根本不会听,根本不能理解。

  在课堂上,老师曾说,对于很多案例,仅仅是回忆起最初的情境,就可以起到治疗的作用。我原本以为,搭档回忆到了那个场景,就会起到一些治疗作用,但并没有成功,他陷入了更深伤心中。于是,我决定做进一步回溯,去寻找造成今世这种不愉快母子关系的那段前世因缘。

  于是,他母亲离开房间后,3岁的他走出房门回到了他与母亲相遇的前世:那是在一个集市上,他在玩一条蛇。蛇的样子很凶,他不断地拿起蛇恐吓路上的行人。这时,一个小女孩走来,他就跑上去用蛇吓了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正是他今世的母亲。

  进展到这里,我们都陷入了沉默。前世一个吓人的行为,导致了今世一个充满不安的童年。因果报应是如此的精微不爽。或许,前世那个小女孩真是受到了惊吓,留下了童年的阴影。而那一切都在轮回中变本加厉地回报到了玩蛇人的身上。

  为了进一步治疗,我引导他再度回到玩蛇的那个场景,当小女孩再次出现时,我引导他放下蛇,手中出现一块棒棒糖,送到女孩的面前。女孩开心的笑了,他真诚地向女孩道了歉,并和她玩了一会儿。

  治疗到这里就结束了,在接受了地藏菩萨为他补充能量后,他踏著莲花返回了现实。我不知道这次回溯是否能转变母亲对他的态度,但至少他的痛苦得到了释放。

  这次治疗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息。虽然,我在书上读到过许多不可思议的因果故事,但终觉遥远。这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了搭档的前世,那种亲临现场的感觉是震撼人心的。我开始深深检讨和忏悔以前的所作所为,决心要更加谨慎地对待自己的所言所行。做催眠师更要加倍小心,因为如果对受术者造成了不好的影响,那一样是有因果的。

  催眠在继续

  四天的催眠课程结束了,而我的催眠之旅才刚刚开始。在回京的航班上,我为临坐做了一次渐进式放松。回到工作中,我在午饭时对好友进行了敏感度测试,并在下班前进行了有趣的时光回溯。

  最难办的是家里,父母刚强难调,向来反对我的信仰和所做的一切公益行为,更不要说催眠这种事。而且,我的母亲总是在不停唠叨,根本不会专注于旁人的引导。不过我还是想出了办法,晚上父母看电视时,我一边给母亲捶背,一边问她小时候的事情。很快,唠叨的母亲就被自己的唠叨引导进了童年的记忆,一幕幕童年的事情浮现眼前。我趁机和父母玩了一个三道门的游戏,这回,父亲也回到了2岁多的童年,整个房间充满了祥和宁静的气氛,大家分享著童年的记忆。在这种氛围下,连我这个一直在课堂上无法进入年龄回溯的学员,也成功地回想起许多童年的片断。

  当我用催眠师的眼睛来看待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变成了催眠的世界。我看到成年人是怎样一点一点把孩子催眠成社会的成员,广告是怎样把公众催眠成客户,欲望是怎样把一个人催眠成工作狂……

  催眠在继续,每一个人都是催眠者,每一个人也同时是被催眠者,无论觉与不觉。

  感恩

  最后,我想在此感谢廖阅鹏老师、唐喜明老师、所有的助教、我的两位搭档,以及感谢所有的同学。

  感谢世间所有爱我的人,恨我的人,以及有缘无缘的一切众生。

  卉子

  2008年12月7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