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NLP专业教练

NLP专业教练 人生旅途上,也是一场一场的竞赛,如果像运动员一样,也有一位教练陪...

首页   >   催眠  >   催眠基本概念  >    内容

艾瑞克森取向的治疗要点

作者:杰费瑞·萨德|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2-31

  善用取向的治疗要点

  当其他人对于善用资源的概念还处于口惠而实不至的阶段时,艾瑞克森已彻底地实践了这个概念。

  接下来要提的这个过程,是心理治疗中最重要的部份。任何介入都一定要妥切地安排和预埋伏笔,然后必须接着执行适当的跟进动作。(我的一个学生罗伯·史瓦兹心理博士(Robert Schwartz,Psy.D.)将这个方法称为SIFT-Seed[播种]、Intervene[介入])、Follow Through[跟进]。)艾瑞克森能细腻地掌握这个过程,善用病人的人格特质,小范围地执行介入的工作。他并不是只采用大动作的介入方式,相反地,他通常将一个作业分割成许多小步骤,先让病人同意去做第一个步骤。这些小步骤随即能“贯串相连”为整体。到那个时候,他整个介入动作就完成了,而一开始病人所同意的仅是一连串步骤里的一小步。

  提供艾瑞克森详细的治疗模式似乎有违其学派的观点。然而,我将列出善用取向里的一些要点;

  1.辨识病人的资源(未发掘的能力)。

  2.评估病人的价值观,例如,病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也能成为病人资源的一部份)。

  3.善用病人的价值观来开发他的资源。(更多关辨识和善用病人价值观的资料,参阅Yapko,1985。)艾瑞克森所自豪的高“命中率”暗示,是得自于他觉察的工夫及对于细节的留意,特别是他善用病人的价值体系。

  4.直接或间接地联结开发出的资源与问题。

  5.第四个步骤最好采小步骤进行,建立信任、投契( rapport)的关系和改变的动机,自始至终都试图引导病人产生自发改变。艾瑞克森相信从做中学是病人最佳的学习方式。治疗的动作必须与病人切身相关,也必须和他的价值体系紧密结合。

  6.任何的行为,甚至是抗拒,都能为治疗师所接受,并善用它成为有效的治疗工具;任何的情境都能为治疗师所接受,并转化为疗效性的运用。

  7.戏剧能提高病人对于指令的反应。

  8.在激发反应行为之前,要预先植入概念的种子( seeding ideas)。

  9.时间点的掌握是重要关键。治疗的过程涉及步调的调整、旧模式的崩解和新适应模式的习得。抗拒的发生通常是因为不够留意这些过程。

  10.治疗师(和病人)必须怀抱着期待的心态。

  这里有一些例子:

  a.有一个真实性有待查考的例子,内容关于一名学者要他的一位研究生去做一个实验。研究生要到教室中找两名大学生,给其中一名一枚一角的硬币,给另一名一元的硬币。但两名学生末被告知谁会拿到一角,谁会拿到一元。

  在未知会研究生的情况之下,这名学者在实验进行前,私底下分别找来这两名学生。他告诉其中一位:研究生将会给他一角的硬币;告诉另一位:研究生将会给他一元的硬币。

  当然,期待一元硬币的学生通常会如愿以偿(Zeig, 1982,p.262)。期待和确信并不能保证结果的必然性。然而,却能帮助某个病人持守着获得一枚完整一元硬币的期待。

  b.史可恩( Schoen.1983)报告过一个案例,病人先前接受过治疗,但仍无法克服一个习惯上的问题。在接受艾瑞克森治疗一年之后,这个病人成功地克服了问题。当被问到是如何克服他的问题时,他指出:“艾瑞克森相信我能征股这个难题。”

  c:艾瑞克森太太(私人通信,1984年九月)记得一回艾瑞克森在社交场合作心埋治疗,他们当时在一个座椅面对面的机舱里。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位男士认出艾瑞克森是有名的精神科医师。艾瑞克森太太写道:

  他用很不寻常又充满敌意的方式,提到他自己并不期待这次的旅行,因为每次搭机他的晕机症状都很严重,他要求艾瑞克森给他一些建议。接着,米尔顿很正经地告诉他用某种特定的方式压他的拇指,以缓解这些不适。每当他觉得嗯心、疼痛或紧张,就用力的按压拇指,直到开始觉得痛。只要按照这个方式做,他不适的感觉就会消失。

  我记得当我坐在那里,听他解释这个方法时,心里想:“这怎么会有效呢?米尔顿完全不认识这个人。这个方法怎么可能成功?”

  但事情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在飞行当中有两、三次,我看见那个男人表情严肃的认真做着这个动作。当空服员送来中餐,他尽情地饱餐了一顿。

  11.后续跟进——基本上就是测试治疗介入的成效。第一个技巧是要病人在诊疗室内,当着治疗师的面练习新行为;另一个技巧是对病人后续追踪;第三是让病人用想像的方式练习新的行为。跟进和植入种子既是微观又是宏观;治疗流程的每个步骤都能加以植入种子并验收成果,以确认成功引发了治疗反应。

  正如我们之后将会看到的例子,治疗通常是在可行的状况下,让病人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有时候过程会涉及克服个人发展上的困境,但治疗并不意味要去解决所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难题,也不是自觉和成长。“成长”并不是依附在治疗之上,而是独立于治疗之外。

  艾瑞克森学派的治疗取向并不认为治疗能带来永远顺遂的人生,反而相信治疗能帮助病人在短期内克服眼前的困境。如果有必要,他们之后会再回来寻求治疗。在这个历程里,他们会学习到宝贵的问题解决技巧。

  然而,他的治疗不只是短期的;当病人有长期治疗的必要时,他也会和病人接触一段时间。这些延伸的治疗仍然是目标导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