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催眠  >   催眠分享  >    内容

让内在发光-催眠师培训课程记

作者:深圳 媛媛|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11-03-22

  雁过寒潭而不留影,

  风过疏竹而不留声。

  缘起

  早在2010年7月份就有接触到催眠,之后一直想系统的学习一下,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培训班。后来10月份参加胡因梦老师的工作坊,当老师提及催眠时不太认同,认为涉及到潜意识是很危险的,还提到廖阅鹏老师的培训班就曾有人跳楼自杀。为此,学习催眠的事情就此耽搁了。我开始转为学习能量系统,虽然在这方面也是有一些收获,但是我仍然有一种探索自身记忆,前世的冲动。于是机缘巧合之下我参加了唐喜明老师的催眠师培训班。

  你是一面镜子

  在参加培训前,收到老师的短信说不要预设,不要期望。然而我仍然是带着期望来的。结束的时候才发现,虽然当时期望的是得到一个苹果,最后却收获了一个梨子。其中有惊喜,也有失落,无论如何只有这句话能概括: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培训班的同学一共15人,来自各行各业,天南海北。想到我们要一起度过接下来的4天3夜,不免细细打量每一个人。有些人第一眼就觉得无比的亲切,有些人感觉并不喜欢。但是后来发现每一个同学的本质都是那么可爱。其实第一印象只是最肤浅的感觉,恰恰也反映了你是如何看待内在小孩的,也许你不喜欢某一个人的某些方面恰恰是不能接受的自己。在那个神圣的源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合一的。

  开始讲课前的第一个活动是两个人一组,互相凝视对方的眼睛,先是A不停的说话描述自己的感受,然后换B。接着又互相描述对对方的感受。跟我一组的男同学是一个超自信的人,然而我发觉他一直不愿意看我的眼睛,他说觉得自己内在像一座火山,但是不知道如何发掘其中的潜能,去追求外在的成功,后来我对他说,我觉得他不习惯和自己独处,应该学着向内探索,而不是执迷于外在的认同。而他告诉我认为我和人相处不太放松,总是处于一个紧张的状态,我应该学着把心打开。不得不说这位同学说得非常中肯。很长时间以来我的一个困扰是我很难在人群当中感觉舒服和被接纳。很早之前我认为跟童年经历有关,后来胡老师的星盘说我是上辈子的业力,这辈子的学习任务是要彻底的融入人群。然而最近当我修习能量系统以后,我认识到这是缘于灵魂的初生之痛,以及前几世在地球的深刻孤独感。

  接下来是唐老师给我们讲解理论,一开始感觉唐老师讲的很慢,习惯了深圳的快节奏对于这种风格非常不适应,老是在心里催促老师讲快一点。后来想想催眠就是一个放松的过程,也许老师是想一开始就营造一个放松的氛围吧。

  手指变长

  下午讲敏感度测试之前老师让我们做了一个小游戏:让手指变长。这个游戏极大的调动了我们学习催眠的积极性。接下来就是敏感度测试了,在苹果那一块感觉自己的视觉观想能力不够,没有苹果的图像,反而是想到了苹果咬在嘴里的感觉,后来的眼皮粘粘测试让我进一步体验了催眠的神奇。催眠的感受性也渐入佳境。可是当我做到拔腿测试时,老师引导说想象自己的脚被紧紧地粘住,我却突然听到旁边传来高跟鞋的咚咚声,心里面想完了,这怎么粘得上啊。后来自然是没有成功,这才体会到催眠很大程度是缘于自己坚定的信念。

  想念你,我的母亲

  晚上是练习钢板,我们那位无比自信,精力无比旺盛的同学成为了首钢,接下来无数同学拿他练手,他从首钢到了五钢。基本上每个催眠他的同学都成功了,包括我。这当然缘于他无比强烈的信念,催眠他的成功经历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感谢你,我们可爱的同学。

  接着练习自我催眠,我很快进入了状态,感觉一种深刻的孤独感,我在心中呼唤母亲,然而我能感觉到她并不是我现实生活的母亲。而是我的灵魂之母,或者是神的那一部分。当我的灵魂从合一的状态中分离出来时,我就离开了她,孤独进入了黑暗未知的世界。我现实中的母亲在我小的时候也离开我到了另一个城市生活,当时的我经常躲在被窝里面哭泣,时常我也怨恨自己的母亲。现在想想这种被离弃的痛苦早在这一世之前就产生了。现在我看到我的灵性母亲在天空对我微笑,她告诉我一直都跟我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然而我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委屈,眼泪不停地跌落。

  来自宇宙的能量

  今天上午是讲诱导词,渐进式催眠法确实是最经典的催眠方法。下楼梯法由于我的视觉观想能力不够,所以无法看清楼梯。眼睛凝视法对我很管用,看不了几秒钟我的眼睛就开始模糊。后来练习转头诱导法的时候由于我的搭档和别人做练习去了,所以由唐老师跟我搭档。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对于老师,医生,警察这类权威人物有一种敬畏感,不能放松下来体会。唐老师也敏锐的觉察到了我的紧张情绪。

  不得不说一下,我的搭档也是一名心理医生,然而他的笑容却让我宽心和放松,在被催眠的过程当中,我经常会被外界干扰,频频笑场以至于无法进行下去。这往往让我觉得不好意思,然而我的搭档总会报以宽容的笑容,让我的所有顾虑都烟消云散。

  在催眠的过程当中掌握受术者的节奏,注意他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我的搭档引导我下楼梯的时候,我老感觉迈步太慢,以至于要经常停下来等待他给我下一道指令。而当我引导他的时候,他又感觉我数的太快,让他没有时间进行深入的探索。幸而当他下到地下室的时候,我让他感觉打开的门里有一股宇宙的能量,而他又确实看到一股股能量进入他的身体。感觉非常的好。可是说这样的引导刚好切合了他的感受和心境,所以效果非常好。

  那么如何才能够把握受术者的节奏呢,我想是需要催眠师放空内心,才能全然感受对方,而不会依自己的感觉行事。

1 2 3 ... 3

上一篇:蔡敏莉九型语录下一篇:微风拂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