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催眠  >   催眠杂谈  >    内容

赵高是秦二世的心理催眠师

作者:刘黎平|文章出处:广州日报|更新时间:2011-05-11

  史上那些催眠

  《古文观止》名篇探秘系列  本版4月27日的《秦朝亡于管理制度滞后》引起反响,有读者来电来信或在本人的新浪博客上留言,希望就秦二世所谓的自闭管理心态进行更深一步的阐述,因此这期仍继续4月27日的话题。

  秦二世胡亥到底是个怎样心态的人?不敢断论,只敢推论。他统治一个强大的王朝,却没有强大的心灵;他管理一个辽阔的帝国,却没有辽阔的胸怀。他的心智与他的事业不成正比。这样懦弱的老板就需要一个进行心理催眠的CEO,于是赵高应运而生,赵高就是秦二世的心理催眠大师。

  不过,赵高老师的心理催眠,诱发的不是积极潜能,而是消极潜能,一直把秦二世催眠到完蛋,把秦帝国催眠到崩溃。

  (注:本文所说的心理催眠和自闭,不具备严格的心理学医学意义,只不过借来一用而已。 )

  首次病象:公元前209年夏  希望自己是一部快乐永动机

  公元前209年,夏,四月,刚接手秦帝国的胡亥巡视了一番东部地区,回到京城,按常规程序,他作了一番讲话。

  然而,讲话内容没有按常规程序来,这位帝国的新管理者既没有总结巡视,也没有宣讲新的工作管理计划,却大讲与工作无关,纯粹的私人感受:人生苦短啦,短得如同六驾马车越过一道空隙的那一瞬间,为了对得起这短暂的人生,我决定要放纵我的视听享受,让快乐无休无止地充满我的人生,行吗?

  “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以终吾年寿,可乎?”

  总结起来就是:我的人生要成为快乐永动机。

  把脉病象:执著于追求快乐的人,一定是不容易快乐的人。反复强调要快乐的人,一定是缺少快乐的人。胡亥报告中反复提到要快乐的人生,那么,他一定是欲快乐而不得。是什么让胡亥欲快乐而不得?坐上了秦帝国老板的位置,为什么还不快乐?

  很简单,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

  不配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位置本来应该是大哥扶苏的,他胡亥却被赵高的翻云覆雨手推上历史的前台。心灵脆弱的他觉得自己不配,不配感带来不踏实感,不踏实感带来不快乐感,所以他如饥似渴地要追求快乐,以狂欢的人生态度来掩埋不配的自卑感。

  赵高的催眠治疗:老板您说得对,追求享乐的人生观才是历代圣君追求的正确人生观,我支持您,您就是最好的,您就是最棒的,不过,要达到最好,最棒,还得努力。

  被催眠的胡亥问:该怎么努力?

  赵高进一步催眠:老板您只要去掉一些东西,您就快乐了。您的兄弟姐妹们,以及您父亲的老部下,都觉得您不配坐这个位置(赵高厉害,说中了胡亥的心病),“诸公子及大臣皆疑焉”。您只要去掉他们,您就达到快乐的境界了。

  催眠后果:赵高此次心理催眠的最大诱惑就是终极快乐,达到快乐的途径是消除不配感,胡亥内心深处恶的潜质就会被激发出来。于是,被催眠的胡亥真的去掉了自己十二个兄弟、十个姐妹的生命,以此换取一种踏实的快乐感。

  第二次病象:公元前209年秋 拒听让自己不快的真实信息

  一个主管人以偏执的态度来追求快乐,必然会牺牲下属的快乐。秦二世的滥杀没有真正地消除不配感,带来快乐感,却让陈胜和吴广不快乐了,让张耳、陈余、项羽、范增、刘邦、张良这些豪杰不快乐了,让全天下人都不快乐了,于是“争杀长吏以应涉”。

  一个人的快乐怎能抵挡得了全天下人的不快乐?但秦二世还是顽固地沉迷于自闭的快乐状态中,既然事实上不可能维持了,那么也要在虚幻的气氛中维持下去。这就得拜托那些报告消息的使者了。只要把消息情报描述得好听一点,还是可以开心的。因此,秦二世对那些真实而不中听的消息很是忌讳。起初使者将帝国东部地区发生反政府暴乱的情况如实汇报上来时,“二世怒”,将使者交给有关部门处理:“下之吏”。

  把脉病象:此时的秦二世自闭在自己设定的快乐氛围中,对不利于自己快乐的信心极其敏感和排斥。他的内心是封敛关闭的。

  赵高的催眠:乖,我的好圣上,您放心吧,东方的鸡鸣狗盗之徒,成不了什么气候。“关东盗无能为也”。一些学乖了的使者也学着催眠:皇上,那群偷鸡摸狗的家伙早就被地方官收拾了,“不足忧也”。

  催眠结果:秦二世听了,心情只有一个字:悦。这种心理催眠加固了秦二世自闭而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心态。这种催眠有如我们常人的做法就是:乖,孩子,宝宝,没事的,没事的,好啦,乖,不哭。胡亥就是在这样的催眠中,觉得“天下无贼”。

  第三次病象:公元前208年

  蛰居深宫不敢与“员工”见面

  到公元前208年,胡亥的自闭心理还在赵高编织的童话里继续发展。

  历史记录者认为这个时候的赵高为独自控制局面,于是将胡亥请离公众场合,深居宫中,这个说法合情合理,然而吊诡的是,秦二世居然配合了这种显而易见的阴谋,为什么?

  把脉病象:是局势的糜烂一度冲击了胡亥的迷梦,义军周文的十万大军一度逼近函谷关,震动了正在童话里数肥皂泡的胡亥,胡亥同学的自信心似乎受到致命冲击,他可能认为自己实在不具备控制局面的才能,这种不可控感动摇了他的管理信心,他决定沉浸到更封闭更自闭的快乐中去,不见那些可能会笑话他的文武百官。

  赵高催眠:皇上,您是贵人啦,但如果万一在朝堂上公开处理事务显出那么点不成熟不干练,您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岂不大打折扣?陛下不如“深拱禁中”,“如此则大臣不敢奏疑事,天下称圣主矣”。

  催眠结果:秦二世内心深处那种自闭、羞涩、怕出洋相的劣根性全部被激发出来了,他于是学沙漠里的鸵鸟,一头扎进隐瞒真相的沙子里,他回避所有的手下,所有的矛盾和问题,“不坐朝廷见大臣”。

  最荒唐的催眠课:指鹿为马

  最无辜的催眠师:李斯

  指鹿为马,大家都以为这次颠倒黑白的活动,是赵高树立自己的生杀权威而策划的。其实在我看来,在震慑百官的后面,是他对二世的一次心理催眠。

  教学工具是一头鹿,教学理念是:你说鹿是马,鹿便是马。进而发展下去:你说天下太平,便天下太平,你说天下无贼,天下便无贼。“指鹿为马”便是一道魔咒,它不能改变现状,但能安慰心灵,就如同抱着一个受惊吓的孩子,反复地安慰:“没事啦,没事啦,地震没有啦,妈妈把地震赶走啦,那不是地震,是房子在跳舞而已……”

  秦二世喜欢这种心理催眠,这让他能回避问题,掩埋问题,获得快乐。老板喜欢这种催眠,倒霉的是下属,大家都要学心理催眠,不然就不能立足。最心酸的是李斯,一代英豪,秦帝国统一的头号功臣,面对这个自闭心理的老板,居然也要扮演催眠师的角色,有一次居然也上书说:作为贤主,就是要自己极度享乐,对别人极度苛责,抛掉仁义道德这样的歪理邪说,让老百姓时时陷入改正错误防止错误的紧张状态中,那么您的地位就稳固了。

  连管理精英都不得不加入对老板进行催眠的队伍时,这家公司离完蛋也不远了。

  后来,李斯实在撇不下职业良心,几次打搅正在自闭中快乐着的胡亥,向他指出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李斯的死期到了,让讲清醒话的人没有好下场,这家公司自然也没好下场。秦朝毁灭在猛醒时分,胡亥也死在梦醒时分。事态的发展胜于苍白的催眠,秦二世终于梦醒,刘邦大军逼近咸阳的事实治好了胡亥的自闭,他责怪左右为何不早点提醒他,左右说若早日提醒您,我就活不到今日。

  赵高见患者病愈,已经不受自己的催眠控制,于是在望夷宫干掉了患者。一场催眠悲剧收尾,一场管理悲剧收尾,秦帝国也悲剧收尾了。

  结语:秦帝国的悲剧是管理悲剧,而管理悲剧源于管理人心态的悲剧。贾谊的《过秦论》责怪秦二世为何不改弦更张,实行“仁义”管理,其实是秦二世这位管理者的心态没有改过来。他不敢面对复杂的管理形势,只好装自闭,在自闭中寻找快乐。

  害怕现实、忌讳现实的管理者最容易被小人钻空子,为何?因为小人是天生的心理大师,是天生的心理催眠大师,小人能令你快乐,而这种快乐,很可能是致你于死地的自闭式快乐童话!
 


标签: